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东至关子钞版研究》(十七)前人研究成果综述6

时间:2010-05-01来源:科印网作者:施继龙、李修松

  宋代货币史专家高聪明先生也参加此次会议现状及趋势,他从宋代法律制度的角度,对关子钞版中“凖勅”版敕文进行了细致的研究[1]。高先生认为,关子钞版中文字最多、信息量最大、最值得研究的当属凖勅版。凖勅版7条158字,是关于伪造关子罪赏的规定,是宋代的敕文组合印刷,敕文在宋代具有立法的地位。对于凖勅版这样的一篇内容丰富的敕文,它是否合乎宋代的法律,对于确定关子钞版究竟是不是宋代文物十分重要。高先生详细地列举了宋、辽、金、元、明、清历朝的刑罚制度,指出宋代法律有其非常特殊的时代性,有与其他朝代不同的特色。关子钞版凖勅版铭文涉及的刑名有处斩和配刑两种胶印,配刑中又有配远恶州和二千里两等。对于伪造和使用伪钞者,根据不同情节进行不同的处罚。其中,对于伪造者,不分首犯、从犯,均处以斩刑;对于知情停藏和资给人即协助伪造者食品包装,给以刺配远恶州的处罚;对于知情而使用伪钞者以及知情而介绍买卖伪钞者,均处以刺配二千里的处罚。凖勅版文字里最具宋代特色的刑罚是配刑,即刺配刑,它是宋代特有的刑名。宋代刑制沿袭隋唐、五代的五刑制度,即笞、杖、徒、流、死折页,又新创“折杖之法”、“编配之法”。编配法根据犯罪轻重,又分为刺配、羁管、编管、编置、安置等。高先生列举了天禧四年(1020年)关于盗窃死罪以下[2]、天圣九年(1031年)伪造印信[3]、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关于透漏铜钱出国界[4]、庆元元年(1195年)关于伪造会子[5]等情况下适用刺配的规定,凖勅版铭文中的“配”即刺配之刑,规定对协助伪造关子者、对知情使用和介绍买卖伪钞者处以配刑是与宋代“刺配”刑的适用范围是一致的。此外,“指挥”也是宋代特有包装总论,“指挥”是皇帝或者尚书省临时解释敕文或处理特定事件所发布的指令。宋代法律有十分鲜明的时代特征,在立法上是以敕代律,宋代往往通过编修皇帝敕令的形式来实现立法的不断更新,通过编敕,也使皇帝的敕令上升到法律的地位。从北宋后期开始裁切,“指挥”也具有了法律地位。宋代在法律实践中也常以“指挥”行事[6],“指挥”也作“旨挥”[7]。关子钞版中,凖勅版上“旨挥”前空一格以示尊重。刺配法是宋代特有的一个刑种,“指挥”也是宋代独有的政府文书用语。从凖勅版敕文内容、敕文写法、宋代刑名以及“旨挥”一词的使用来看,高先生认为凖勅版铭文“是一篇十分地道的宋代文字耗材,对于后代伪造者来说,伪造这样的一篇文字必须对宋代法律有十分精深的了解,而一般作伪者不可能具备这样的条件”,“如果说东至关子版是后代伪造品的话是不可想象的”。商业轮转在中国
  [1] 高聪明,从宋代法律制度看关子版的“准勅”文RFID,收录于:安徽省钱币学会编,东至关子钞版暨两宋纸币,合肥:黄山书社,2005
  [2] 《宋会要辑稿》刑法四:知开封府吕夷简言:请今后贼人窃盗持杖穿墙五贯以上、强盗满三贯及持杖罪犯不至死者,更不部送赴阙数码印刷,只委逐处依法决脊杖二十,内身首强者刺配五百里外牢城,凶恶难恕者刺配千里外远恶州牢城。
  [3] 《宋会要辑稿》刑法六:(天圣)九年七月七日庆州民杨士廉特贷命,配隶广南牢城。坐伪刻蒿场印为输销,计脏应死数码印刷,特贷矜之。
  [4]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80《绍兴二十八年九月》:诸以铜钱与蕃商博易者,徒二年,千里编管;二贯流二千里,二十贯配广南,出中国界者设备,递加一等,三十贯配远恶州。许人捕,凡经由透漏巡捕州知、通、县令丞、镇寨官,市舶司官吏,帅臣、监司之在置司者印刷教育,并减犯人一等;故纵者与同罪,不以去官原减。命官获三十缗者进秩一等,余人赏钱五百缗,其他以是为差。
  [5] 《宋会要辑稿》刑法六:庆元元年正月二十六日诏令刑部镂版遍下诸路州军将犯伪造会子人须管责令本营每日酉点,严切关防常令存在测评,不得差出借事,致令走逸。如有违犯,即将兵官合干人等重行降责。
  [6] 《宋会要辑稿》刑法四:(明道二年)十一月三日龙图阁直学士狄棐言,广州杂犯罪人五犯杖罪不以赦前赦后,决讫配岭北州军本城。近改更赦后胶印,五犯方行刺配,欲乞并依元诏,五犯杖罪,赦前者送邻州编管,赦后者即依前降指挥施行。软件
  [7] 《容斋随笔》卷十:除省郎者印刷包装城,初降旨挥,但云:“除某部郎官”。盖以知州资序者,当为郎中,不及者为员外郎。及吏部拟告身细衔,则始直书之。其兼权者唐山玉印,初云“权某部郎官”, 洎入衔及文书,皆曰“权员外郎”,已是他部郎中,则曰“权郎中”。

  安徽省钱币学会吴雄胜先生于2004年3月参加安徽省钱币学会组织的关子钞版考察活动光盘印刷,此后也撰文参加两宋纸币专题研讨会[1]。通过研究,他认为欲讨论东至关子钞版的真伪问题,须从关子钞版的整体情况入手,包括详细的出土地点、时代特征、历史记载、制版材料、制版工艺、印刷工艺等多个角度,同时也应当结合自然科学方法包装安全,综合分析研究后再下结论。通过实物考察及研究,吴先生确信关子钞版是宋代遗物无疑。吴先生从关子钞版正背两面氧化程度不同、每块版上有成对的定位孔、印章版无纽不方便钤盖只能用于印刷、关子钞版铭文字级的大小、应有适用于铅版印刷的水墨、关子钞版的制版工艺六个方面考察,判断关子钞版为印刷版。而且坚信关子钞版是一套南宋官方纸币印刷版。
  [1] 吴雄胜,对“金银见钱关子钞版”几点看法,收录于:安徽省钱币学会编术语,东至关子钞版暨两宋纸币,合肥:黄山书社,2005总论


施继龙专栏

总访问量:59961 更新时间:2011-10-11 09:02:58

简介:理学博士,北京印刷学院印刷与包装工程学院教师。现专职从事古代印刷(印刷材料史、印刷技术史)方面的研究与教学。中国印刷技术协会印刷史研究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青铜研究会副秘书长。已出版专著1部,发表论文约40篇,获得发明专利1项、实用新型专利1项。曾获国际科技考古学会Martin Aitken Prize、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银行科技发展奖”二等奖。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