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幼芳:与祖国同庆建国60年

时间:2006-09-16 08:24:35来源:科印传媒《印刷技术》作者:驰云、灵芷

  50年来,印刷领域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而变化最快最彻底的当属印前工艺了,现在的印前工艺,不仅摆脱了沉重的湿版、干版和照相机、拷贝机,而且图文影像信息也已从最早的模拟化、模数化转化为完全的数字化。

  有这样一个人,50多年来,他不仅目睹了中国印前技术的一次次变迁,而且一直身先士卒,始终追随着印前技术发展的脚步,不遗余力地推广印前新技术。他就是我们熟悉的印前专家殷幼芳。

  殷幼芳老师每一段经历的前缀都写着“北京”,而实际上,他并不是北京人,而是一个地道的江苏人。1950年,为支援北京印刷业的发展,他从上海来到北京。

  几十年来,殷幼芳老师一直没有离开过生产一线,潜心于印前新技术的研究、推广和应用,始终站在印前制版技术每次变革的最前列,积极学习新技术,并创造性地应用于生产实践。

  在多年从事高档精品复制的研究和工作实践中,殷幼芳老师参与印制过各个历史时期的大型高档精品画册,如庆祝国庆10周年的画册《中国》、20世纪60年代的《苏加尔诺总统藏画》、70年代的《故宫博物院藏画集》、80年代的《中国美术全集》和《天安门藏画集》、90年代初的《北京画册》、《天上黄河》、《中国少数民族风情》等,许多画册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曾在国际上获奖。

  殷幼芳简介
  著名图像艺术复制专家
  北京印刷协会名誉理事、科技委员会委员
  北京印刷进步奖获得者
  《印刷技术》、《数码印刷》杂志编委
  科印专家团成员原北京印刷学院兼职教授

  出书目录
  
《胶印制版工艺的规范化和数据化》
  《平版制版照相工艺》
  《实用电子分色制版技术》
  《凹版制版实用技术》
  在各种专业杂志发表文章100多万字

  紧跟变革 持续领先
  在1948-2006年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由北京美术印刷厂(1958年合并为北京新华印刷厂)一名普通的照相修版工成长为班组长、工段长、车间党总支副书记,后担任北京民族印刷厂胶印车间主任、厂长助理,北京利丰雅高长城印刷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北京雅昌彩印公司技术总监,北京华联印刷有限公司高级技术顾问的殷幼芳老师,亲身经历了我国印前技术变革的全过程。

  20世纪50年代,他研究出采用黑白照片原稿制作彩色版工艺,并采用此工艺印制出毛主席标准像等彩色图片,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这种制版方法在国内外都比较罕见,但殷老师却获得了成功。当时,叶剑英同志到北京新华印刷厂视察工作,看到以黑白照片为原稿印制出来的彩色毛主席像,非常高兴,充分肯定了殷幼芳及其同事们的工作成果。

  在以后的时间里,殷老师不断向一个又一个新技术进发,紧跟技术变革,时刻掌握最新的印前技术,从照相制版、电分制版到电脑制版。

  其实,每一次技术变革,对于一个一直从事印前图像处理的高级技术人员,一个已拥有了许多成绩和荣誉的印前专家来说,都是在经历一次思想和知识,甚至技能上的震撼。

  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彩色桌面出版技术兴起,许多印前专家对这一颠覆传统的技术充满了怀疑。殷老师回忆:“刚刚接触彩色桌面出版的时候确实很震惊,这种技术几乎将我们以前所用的技术完全推翻,换成了另外一种方式,确实很难让人接受。但是我想,既然国外能够应用得很好,我们肯定也能行。”

  到现在,接受了彩色桌面出版系统的挑战,并一直坚持到CTP数字化时代的印前专家屈指可数,而殷老师却凭着一种孜孜不倦的进取精神不断接受和学习新技术,始终追随着印前技术发展的脚步,并时刻站在新技术发展的前沿,充当着推广新技术的先锋。

  书写宝典 成就梦想
  勤奋的殷老师写过很多书,他珍惜他的每一次实践和收获,并随时将这些收获变成文字,与同行分享。其中有一本被称为“印前宝典”,它是殷老师在1981年根据实践经验编写的《胶印制版工艺的规范化和数据化》。之所以说这本书是“宝典”,是因为当时的印刷行业,技术交流机会少,可供参考的专业书籍奇缺;还因为这薄薄的一本书,倾注了殷老师的大量心血,是他多年来经验的积累,几乎包含了胶印印前、制版及印刷过程中的所有控制手段和数据,可为印前制版人员提供全面的参考资料,为促进当时印刷企业的印前管理向规范化、数据化迈进提供了参考;更因为有很多印刷专业的学生就是怀揣着这本书去寻找梦想的。

  有很多故事都和这本书有关。
  20年前,陕西的一个印刷厂,一名技术人员按照《胶印制版工艺的规范化和数据化》中介绍的方法和数据对本厂印前工序进行了数据化改造,立竿见影,并得到了殷老师的肯定,厂里为此奖励这位技术人员3万元。这名技术人员现已是南方某印刷厂的老总,在他邀请殷老师到他的印刷厂做指导时,回忆起了20年前的这段往事,并向殷老师表达了他迟到的谢意。

  20世纪80年代,两位北京印刷学院的毕业生,正是靠着从这本书中学到的知识和技能,被一家合资企业录用,从此立足深圳,现已成为深圳一家印刷企业的总经理。

  当时很多搞电分的技术人员都看过这本书,谈到写这本书的初衷,殷老师说:“写这本书也是吸收国外的经验,过去新华厂有机会引进国外的最新技术,我们也就可以更早地接触新技术。书中的数据是我们吸收了国外先进技术理念并结合国情,从实践当中逐渐总结出来的,而且更适合中国的印刷企业。”

  印前情节 言传身教
  殷老师敢于接受新技术,并能将优秀的传统技术与先进的工艺技术融会贯通,指导印刷企业的印前技术改造。在多年的工作实践中,殷老师不断积累和总结,掌握了3套色彩管理和质量控制技术:一是胶印制版印刷色彩管理和质量控制,二是彩报印刷色彩管理和质量控制,三是凹版制版色彩管理。

  殷老师有着难舍的印前情结。上班时,认真做好每一件工作,而且,每做完一件工作,他总能留下可借鉴的经验,多年的生产实践,他积累了一笔宝贵的技术财富。从印刷厂退休后,殷老师一刻没有离开印前,没有离开印刷行业。已过花甲的他仍四处奔走,为各类印刷企业在印前色彩管理、数码打样、CTP技术、数字化工作流程等先进技术的普及应用中出谋划策,并积累了多套针对不同企业的培训方法,编写出《印刷全程色彩管理的实施》《印前图像处理技术及品质控制》等实用讲义。多年来,殷老师走访了上百家印刷企业,他的足迹遍布各类胶印、凹印及报纸印刷企业,诸如雅昌、中华商务、利丰雅高、运城制版、精工制版、北京华联、四川日报、成都商报、深圳特区报等业内知名企业均接受过殷老师的指导和培训。而无论企业规模大小、无论企业设备情况如何,殷老师都能针对企业的实际情况提出实施意见,帮助企业提升印前管理水平。

  我们在联系殷老师采访时就颇费了一番周折,每次打电话,殷老师都是在外地,从北京到成都,从上海到无锡,待我们见面时,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

  边学 边干 边教
  殷老师说:“其实我每到一家企业,都用心吸取他们的长处,学习他们的优点,再结合我的思路和方法进行印前、印刷的规范化工作。我只是把大家的东西集中在一起,再针对每个企业的特点提出具体的实施方法。而我在指导别人的过程中也学习到了新经验,新技术,拓宽了知识面。”

  当年,对凹版制版并不熟悉的殷老师被山西运城制版厂邀请进行印前技术培训。已经满腹经纶的殷老师并没有直接到印前制版车间照搬胶印印前的方法,为了摸索凹版制版印前图像处理技术,他先深入到每个车间从凹印滚筒的电镀,到电子雕刻的凹版制版全过程,向各工序师傅请教,虚心学习,细心揣摩凹印制版技术的特点,分析影响凹印制版的主要因素,再确定印前处理的图像设计,并总结出一整套凹印层次版制作的色彩管理体系,提高了制版质量和效率,并将过去凹版制版相对封闭、分散的十几道工序,整合成一个整体,进行系统化管理。此后,他应邀到全国80%以上的凹版制版公司,进行技术培训和色彩管理,培养了许多优秀凹版制版管理和技术人才,帮助企业提高产品质量和效率,降低成本。

  深入 总结 沟通
  每走进一家企业,殷老师首先要做的就是了解企业的印刷条件和印前环境,同印前的师傅交流,参与他们的印前工作,在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他才会着手制定具体措施。

  殷老师每走进一家印刷厂,总是先到各工序了解情况。他在一家报纸印刷厂指导生产时,发现印刷机长不重视润版液的管理,仅仅依靠自动润版系统,引起了许多质量问题,为此,殷老师总结了控制润版液的11项指标,进行量化管理。

  还是报纸印刷厂,由于印前图像处理和排版的许多工作是在报社完成,印务中心只管晒版和印刷,两个部门不易沟通,严重影响印刷质量。殷老师就靠着他的特殊身份,游说于两个部门之间,使之整合成一个整体,从而为印务中心解决了自己不好解决的问题,当然也为印刷的科学管理铺平了道路,并建立起印务中心的质量控制和色彩管理体系。

推荐专题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2019科印海外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