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十大视点

时间:2008-05-30 16:55:22来源:《2008中国印刷业年度报告》

  NO.1 关税变局
  冻结了一年半之久的印刷设备进口免税申请审批,在跨越两个年度之后,随着2007年1月22日《国内投资项目不予免税的进口商品目录(2006年修订)》的出台画上了句号。
  自2007年3月1日起生效的这份目录明确并细化了包括单张纸胶印机、卷筒纸胶印机在内的印刷设备进口不予免税的技术规格。根据目录,单张纸胶印机不予免税的技术规格为:对开单张纸单面多色胶印机,速度≤16000张/小时,纸张尺寸<720mm×1020mm;对开单张纸双面多色胶印机,速度≤13000张/小时,纸张尺寸<720m m×1020m m;全张及超全张单张纸单面多色胶印机,速度≤13000张/小时,纸张尺寸<1000mm×1400mm。卷筒纸胶印机不予免税的技术规格为:商用卷筒纸胶印机,印刷速度单转筒≤45000对开张/小时,幅宽<880mm;报纸用卷筒纸胶印机,印刷速度单幅机≤65000对开张/小时,双幅机≤140000对开张/小时,幅宽<787m m;书刊用卷筒纸胶印机和表格用卷筒纸胶印机为所有规格。
  4月29日,海关总署下发文件,对执行《国内投资项目不予免税的进口商品目录(2006年修订)》的有关问题做出统一部署(见署税发[2007]90号文)。
  关税风波
  对内地印刷业来说,2005年的秋天,应该是个“多事之秋”。7月7日,海关总署缉私处接到举报,有未能达到免税政策的单张纸胶印设备进口享受了免税的政策。各地海关缉私部门据此开始了长达半年之久的大清查,2000年之后进口的胶印设备均进入审查范围。由于涉案金额巨大,此次清查行动后被海关总署列为专案,即轰动一时的“七七”大案。
  由于证据不充分等原因,调查重点很快从进口单张纸胶印机转移到了单台涉案金额更大的卷筒纸胶印机(以28.7%的税率计算,一台进口轮转机需交税款近1000万元)。
  由于调查范围划定在《国内投资项目不予免税的进口商品目录(2000年修订)》(2000年10月19日财政部颁布)实施期间,时间跨度大,涉及100多台当时进口的轮转胶印机(后将范围缩小至二三十台)。以报社印刷厂、新华厂为首的一批印刷企业纷纷卷入其中。一份内刊记录了这段历史:2005年11月,北京、河南、湖北、湖南、陕西、江苏、辽宁、重庆等省、市一些报社印刷厂、新华印刷厂等单位到协会反映其在2000~2004年进口的商轮的关税问题,海关缉私部门要求这些企业对进口设备予以补税。同时,扣留了一些工厂的负责人,造成许多印刷厂无法正常生产。
  一时间,关税成为一个敏感的词汇。媒体更愿意用“关税风波”来定义这次事件。在这场由进口胶印设备引发的风波中,最大的“受害者”当属报社印厂。中国报协顾问夏天俊估计,约有10来家报社印刷厂卷入了这场“关税风波”。
  缘起:对标准的争议
  如果说“走私”是海关掀起此次专项行动的导火索,那么对《国内投资项目不予免税的进口商品目录(2000年修订)》的不同理解则是引发空前争议的关键。
  根据财政部颁发的《国内投资项目不予免税的进口商品目录(2 0 0 0年修订)》,印刷速度≤1 5 0 0 0张(394m m×273m m)/小时的单张纸胶印机和印刷速度≤60000张(394m m×273m m)/小时的卷筒纸胶印机不予免税。而海关在清查行动中认定是否符合免税标准的依据却是,其在2002年1月补充出台的不予免税目录的调整版本。在这份由海关总署调整的目录中,删去了原修订版关于幅面的备注。如此一来,印刷企业参照“旧规”标准引进的设备,按照海关的理解就违规了。于是,对政策标准理解的分歧将关税风波推至顶点。
  由于对减免税政策认识不一致,自2005年9月起,许多地方开始陆续暂停受理印刷设备进口免税确认书的申请。直至2007年1月22日,新不予免税目录出台之前,印刷设备进口免税申请受理基本处于停滞状态。长达一年半之久的关税冷战就此开始。
  新政出台
  2006年,阴霾依旧笼罩在印刷业的上空。3月,在免税申请受理全线冻结后不久,发改委曾就《不予免税目录(2006年修订)》联合海关总署、财政部等部门召开了相关会议,拟对全部进口印刷设备提高税收门槛,并取消多年来对高端单张纸胶印机的进口免税优惠。作为印刷行业主管部门的新闻出版总署在获知这一消息后,紧急行动。3月15日,新闻出版总署向发改委发出《关于印刷设备进口免税问题有关意见的函》(新出印[2006]247号)。该文对进口印刷设备免税政策提出了具体的建议。比如,报纸卷筒纸胶印机免税条件为单幅,单纸路,速度≥75000张/小时(幅宽787m m以上);商业卷筒纸胶印机免税条件为单幅,单纸路,速度≥45000张/小时(幅宽880m m以上);并对单张纸多色胶印机、特种印刷机及配套设备等也提出了具体免税建议。
  6月,新闻出版总署向国家发改委发出《关于〈国内投资项目不予免税的进口商品目录〉(2006年修订送审稿)修改意见的复函》。而后,总署又就单张纸胶印机税收优惠政策的技术规格事宜,与国家发改委、海关总署、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多次协商,达成了方向性、技术性共识。
  决战性的时刻在8月下旬到来。8月22日,发改委组织召开专题协调会,财政部、海关总署、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以及新闻出版总署应邀参加,再次对《目录》中有关印刷设备条目的确定进行讨论。最终,新闻出版总署提出的意见原则上均被采纳,而有些设备予以免税的技术规格较此前所提的意见更加宽泛。一位熟悉整个历程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次被动局面的扳回,新闻出版总署在其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首先是与海关、财政部、发改委、机械联合会等相关部委的反复沟通与攻关,争取最大限度的“求同”;其次是充分征求“民意”,尤其是来自行业协会的意见。“对于协会组织的讨论会,他们不但倾听,而且还要在消化之后,召集专家再讨论,周而复始。”
  2007年1月22日,几经周折的《国内投资项目不予免税的进口商品目录(2006年修订)》问世。中国印协名誉理事长武文祥评价,这番争取的最大成果是,保住了单张纸胶印机和卷筒纸胶印机的免税政策。而另一大胜利则是,2006年10月31日,海关总署在其发布的2006年63号公告中明确,CTP、胶印机用墨量遥控装置实行零关税(当年11月1日起执行)。后者的意义在于,对于进口印刷机械零配件全部上税的突破“进口整机能免税,进口零配件却不行,这在很多制造企业看来是很不公平的事情。有的国产设备,高达50%的零配件都是进口,如果进口关键零配件一直保持上全税,国产设备的性价比优势无法突出。”有些遗憾的是,原本提及的包括自动控制、烘干系统等在内的6项部件,最后只批了胶印机用墨量遥控装置一项。
  进口:格局生变
  2007年的日历很快翻过,平静了一年的内地印刷设备进口市场是否因为关税政策的落地由“冷”转“热”?
  印刷企业“压抑”许久的购买力能否得到一定程度上的释放?是否会因为政策的因素而调整投资计划?诸多问题开始为人们所关注。
  在一位观察者眼中,印刷企业的投资行动被分为这样两类:一类将市场需求放在第一位,为谋取细分市场上的主动权,即便加税仍按原计划引进所需的高端设备;一类则由于资金实力不够雄厚,不得不考虑关税成本,选择暂停或改变投资方向,以二手机或价值较低的进口设备作为过渡。
  那么投资者哪一类的心态会在2007年的市场位居主导?海关近期公布的统计数据也许能告诉我们答案。依据海关统计,2007年国内进口单张纸胶印机与卷筒纸胶印机无论在台数还是金额上仍保持上升趋势,以单张纸胶印机为例,2007年进口台数1135台,进口金额7.28亿美元,较2006年分别增长10.09%和7.17%,德国、日本依然为最大的进口来源地。如此看来,在“市场需求”和“关税成本”间,前者依旧占据上风。
  接下来的两个消息值得印刷业界期待。据印工协印机分会透露,国家酝酿在16个重大技术装备关键领域实施的零部件进口税收优惠政策,财政部已出台了纺织机械领域专项进口税收优惠的具体实施文件。这意味着,困扰国产印机商多年的印刷机零部件进口免税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另一则消息则与印刷企业有关。2007年9月,财政部、商务部等部委联合下发《进口贴息资金管理暂行办法》,以及与之配套使用的《鼓励进口技术和产品目录》。依据这两份文件,国家将对部分资源类和技术类产品的进口给予贴息支持。在目录开列的名单中,免税范围之内的印刷设备如报纸用卷筒纸胶印机、商用卷筒纸胶印机、单张纸胶印机亦在其列。而贴息金额,有媒体报道最高为进口额的6%~7%。据了解,目前已有少部分印刷企业已经拿到或正在争取这项“金额不小”的贴息政策。

(李君)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