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十大新闻

时间:2005-05-12 21:30:41来源:《2005中国印刷业年度报告》

  TOP1 德鲁巴
  如果列举2004年最令印刷业人士振奋的事情,应当首推“世界印刷第一大展”德鲁巴的召开。
  这届德鲁巴不仅承载了来自52个国家的1862家参展商、122个国家的39.4万名专业观众,也带来了JDF、数字化工作流程、数码打样等一系列领导世界印刷潮流的亮点与热点。
  JDF这个对于许多人来说颇为陌生的概念,在展会中可谓风头出尽。共有75家公司展出了各自基于JDF的产品,在占地1.6万平方米的Printcity(印刷城)中,58家供应商利用JDF将各种设备连结起来,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印刷工作流程。为了凸显JDF主题,主办方甚至推出了以JDF命名的“JDF Parc(公园)”。
  此外,形式上的创新也为本届德鲁巴增色不少:Printcity、JDF Parc、Innovation(创新)Parc,专题展区的创意令来者叹为观止。从1986年的桌面出版系统、1990年的彩色桌面出版系统,到1995年的CTP、2000年的数字化工作流程和跨媒体出版,再到2004年的JDF,对技术的准确把握,使德鲁巴树立了绝对的权威,人们对它的企盼远远超出了展会本身。
  2004年,德鲁巴尽管盛况依旧,却也留下了不少的遗憾。无论参展商数量还是参观人数,均不及上届,而几家知名国际厂商的缺席更让人扼腕不已。
  虽然,2004年的德鲁巴表现有那么一点不尽如人意,但中国“展团”的超大阵容或许算得上是一种弥补。超过5000人的参观规模,43家参展企业,不管对中国印业还是世界印业来说,都是首次。这支特殊的队伍吸引了各界的目光:好奇、关注、感叹,更被列入了本届德鲁巴最大亮点之一。

(李君)

  TOP2 宏观调控
  2004年,中央政府连续出台铁腕措施,对全盘经济进行高密度整治。
  3月初,国家发改委的降温棒首先指向了冶金行业,不再批准新建钢铁联合企业和独立炼钢厂、炼铁厂,原则上不再审批扩大电解铝生产能力的建设项目;4月底,国务院开始要求各地区和各部门在1个半月内对所有在建、拟建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进行全面清理;4月30日,发改委公布《当前制止低水平重复建设的目录》,调控目标由钢铁、有色金属扩大到机械、建材等9个行业。值得注意的是,印刷作为一个小门类,也赫然被列为9个行业之一,62类落后设备、工艺被确定为禁止投资类条目,涉及这些条目的银行信贷,国家严格要求停止授信支持。
  由于上游产业的景气度走低,相关的包装印刷产品需求量减少,影响了相当一批企业。实际上,从《印刷经理人》的调查来看,源于宏观调控的影响,包装印刷、商业印刷企业受到更大的波及,相比之下,书刊印刷企业的生产平稳一些。
  2004年新建或扩建的印刷企业,也大多感受到了宏观调控的寒意。银行贷款审批权上收,利率上浮,使印刷企业的融资之路又增加了几分艰难,贷款从紧、门槛从严、规模压缩是印刷企业的普遍体会。成本上升,利润下降,也是印刷企业在2004年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拉闸限电、燃油、燃煤价格上升、劳动力价格上涨,都无情地吞噬着印刷企业有限的利润空间,而纸张、油墨等原材料价格的涨升和印刷价格的持续走低,更进一步加大了印刷企业的经营压力。
  2004年宏观调控的另一个杀手锏,是对工业园区用地的大规模清理整顿。“很多地区的土地批租基本冻结,现有园区的租金价格飞涨,对势单力薄的中小印刷企业来讲,很难满足其土地需求和异地发展的需要。”
一位资深经济专家分析,2004年宏观调控的成果还是初步的、阶段性的。看来,宏观调控的冬天还没有完全过去,2005年,印刷企业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王丽杰)

  TOP3 文化体制改革
  2004年,是中国文化体制的改革年。
  以2003年6月全国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会议为标志,中共十六大提出的“继续深化文化体制改革”,进入了实质性操作阶段。新闻出版有21家单位进入了试点范围。其中,出版社(包括出版集团)有7家,报刊社有8家,发行单位有6家。
  2003年的最后一天,国务院颁发了《文化体制改革试点中支持文化产业发展的规定》和《文化体制改革试点中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的规定》两个重要文件。此后,新闻出版总署专门成立了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及办公室,印发了《新闻出版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着手全面推进新闻出版的试点改革。
  2004年4月6日,从新闻出版总署传出消息,出版体制改革进入实战阶段,除人民出版社一家保留原来的公益型事业单位体制外,其他所有出版社都将转型为经营型企业单位。新闻出版业的改革和发展沿着4条主线推进:
  企业化。35家试点单位的改革方案,多数以企业化转制为核心内容。以出版社为例,经过几年的转型期,大多数出版社将分期定时转制为经营性企业,完全不再受政府的保护,由市场决定其生死存亡和大小强弱。
  集团化。2004年4月9日,中国出版集团总公司挂牌成立。该集团囊括了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三联书店、人民文学出版社等新闻出版总署直属的9家国家级名牌出版社和新华书店总店、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和中图进出口总公司3家发行公司,中国发行集团作为子集团也由其控股。时至今日,新闻出版业中的国家级集团就有出版集团13家,发行集团9家,报业集团39家,期刊集团1家。新闻出版资源向上述集团和地方集团的集中,也将是2004年及以后若干年文化体制改革的主旋律。
  跨区域、跨媒体经营。2003年,光明日报报业集团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联合主办的《新京报》,是一次以资本为纽带,探索跨地域办报的成功尝试。2004年,已经有更多报刊社在研究跨地域办报办刊的可行性。除此之外,2004年新闻出版总署开始推动报刊社参与其他媒体形式如图书、广播影视、网络等的经营,探索形成立体化经营的跨媒体集团的多种模式。
  多元化、多渠道融资。2004年12月,北青传媒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赴港上市。作为内地首家直接在海外上市的国有传媒股,北青报包装上市所蕴涵的媒体改革开放信息引人注目。北青报上市虽然还只是特许个案,但“开辟安全有效的融资渠道”作为改革方向之一,已成为2004年新闻出版业令人关注的一个话题。
  2004年,文化体制改革从试点到全面推广的步伐在稳步进行。从2005年1月开始,转制将在行业内全面铺开。文化体制改革这场战役,会对印刷企业尤其是书刊印刷企业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将会得到更为清晰的答案。

(王丽杰)

  TOP4 放权
  在2004年的中国印业监管簿上应该记下这样两个字——“放权”。
  “放权”第一层:中央。
  2004年5月19日,据新华社报道,国务院公布了一批取消和调整的行政审批项目,这是继2002年10月、2003年2月之后,国务院展开的第三次大规模的行政审批项目改革。值得关注的是,作为出版、印刷、发行等新闻出版行业主管部门的新闻出版总署在此次改革中一举推出了24个项目,包括“设立出版物批发市场审批”等19项行政审批项目的取消,和“设立中外合资、合作印刷企业和外商独资包装装潢印刷企业审批”在内的5项行政审批项目的下放。
  被调整的24项审批项目无论在数量、规模还是重要程度方面,均远胜于前两次,多涉及政府行政职能转变的实质性问题。
  “放权”第二层:地方。
  2003年12月22日,来自广东媒体的报道:广东省新闻出版局与广州、深圳、佛山等省内11家新闻出版局签订了《广东省出版行政许可事项委托管理责任书》。根据省局委托,从2004年1月1日起,11家新闻出版局可以直接审批设立包装印刷、其他印刷品印刷企业和书报刊批发企业(仅限于内资),以及审批或备案印刷企业的包装印刷品、其他印刷品境外接单项目。
  与广东不谋而合的是天津、四川、重庆等地也早已开始了放权探索。
  放权意味着角色的转变。对授权方而言,可以从微观的日常烦琐管理中抽身而出,将更多的精力放诸宏观调控与监管;而获权一方,不再扮演一种无足轻重的中间角色,下放的权力不仅加重了他们的责任,更调动了其积极性。
  其实,放权的连环举动,并不只是在新闻出版业演绎。2004年7月25日,《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在众望所归中应声落地。企业投资项目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进一步简化投资项目的核准程序,进一步扩大省级政府的核准权限……种种调整显示,政府试图通过放权腾挪出更大的运作空间,为企业创造更好的经营环境。

(袁禾)

  TOP5 整改行动
  这或许是2004年度最具争议性的话题之一。
  2003年6月,新闻出版总署、国家工商总局、国家质检总局和全国“扫黄”办联合发出《关于对不符合资格条件的印刷单位进行限期整改的方案》通知。依据通知,所有被保留的印刷单位均应达到《印刷业经营者资格条件暂行规定》的要求,而最后的截止日期即为2004年12月30日。
  正如预期的那样,他们中的大多数整改行动已近尾声,留下的少部分,尚有待延期;部分地区如江苏等地,已于上半年提前结束了行动。整改的初衷是为了做大做强印业,然而其推行并非一帆风顺,充满了争议与质疑。用“艰难”一词来形容整个整改过程也不为过。
  焦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主管部门应该扮演的角色。不少监管者认为,市场才是促使企业发展的根本动力。政府应给予企业更多的引导、帮助,其强力监管只能作为一种辅助的推进手段,而不是简单地划一条时间线,制定几个标准,更何况有的企业规模虽不大,效益却很好。第二,是否应该贯以同样的标准。多年的发展,印业已形成既定格局,发达与欠发达地区间差距很大,企业实力悬殊。两者依据同样的标准进行整顿必然有失公允。
  能否平稳过渡则是地方主管部门更为关注的问题。关闭企业势必导致员工下岗,一旦得不到妥善处理便会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在失业率较高的地区尤其如此。
  2004年12月初,总署有关部门已发函至各地主管部门,汇总整改结果,相关数据的公布尚有待时日。

(李君)


推荐专题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2019科印海外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